今日  首页 -往期报纸 -常见问题 -帮助    
  文章搜索:
  当前位置:20190315期 >> 第A1版:要闻
走进“神农部落”
——桐柏山麓将再现炎帝神农时代农耕文明盛景

  

随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罗毅 张顺 包东流
手拉手欢舞图
太阳神图像
星象图(本文图片由随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罗毅摄)
  己亥年世界华人炎帝故里寻根节即将来临,记者沐浴着春日和煦的阳光,来到随县淮河镇境内的桐柏山下,走进神农部落景区,探寻神农时代农耕文明的遗迹。

发现,远古岩画的神秘密码
  巍巍桐柏山,清清淮河源。刚爬上陡峭的山坡,一些裸露的山岩上,就显现出排列奇异的凹穴,仿佛一组组进山的密码。再翻过一道道山梁,眼前豁然开朗,一条清亮的溪流,蜿蜒曲折地伸向大山的深处,溪流两岸,良田沃野,古树村舍,别有洞天。
  溪流旁的一片开阔地上,刻有岩画的山石密集而种类繁多,在众多抽象符号中,出现了两人手拉手的图案。
  山坡上的一个向阳处,众多日月星辰的岩画之上,是一个头戴王冠的人像!
  这是哪个时代人类的杰作?又在向今天的我们昭示着什么?
  2015年,回家乡开发乡村旅游的赵伟,在山里修路时发现了这些岩画,4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竟散布有40多处。赵伟觉得这些被岁月侵蚀得斑斑驳驳的符号与图案中,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立即拍下照片,通过炎黄文化研究会向专家求教。
  随县境内桐柏山岩画的发现,引起了中外专家学者的高度重视。
  2017年,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岩画研究中心主任张亚沙教授和日本凹穴研究会会长桥本好史等,到此进行了2天的实地考察;世界岩画组织联合会执行主席罗伯特·贝德纳里克、印度岩画协会会长库玛尔、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汤惠生一行,来此进行了为期8天的考察和研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槐等,来此实地考察、研究。
  专家们通过微腐蚀断代法、考古断代法等多种方法,得出初步论断:这些岩画时间跨度较长,从距今10000年左右到距今2000年左右,但多数岩画距今6000年至距今4000年。
  根据近几十年的考古发现,有关专家推断这一时期,正是炎帝神农时代。
  这也就意谓着,随县境内桐柏山岩画中的大多数作品,正是神农时代的先民们所创作。专家们指出,这些岩画的发现,填补了中国中原地区没有人面像岩画的空白,是非常重要的历史遗迹,必须要加以保护。对于这些岩画的解读,有可能是刻石记事,也有可能是天文星象等等。而头戴王冠的人像,则是太阳神的象征。太阳神像被放置在山上,女阴图案集中出现在溪水旁,说明先民当时已有“以山为阳,以水为阴”的观念。
  随州是炎帝神农故里,桐柏山岩画群,为我们远望神农时代,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窗口。

再现,神农时代的文明盛景
  如何保护好这些珍贵的历史遗迹?如何将古迹保护与旅游开发结合起来,让炎帝神农的精神和始祖文化得到更好传承?随州神农部落旅游开发公司应运而生。
  记者看到,一座宏伟的太阳神殿已拔地而起,12根原石石柱擎起大殿圆顶,大殿中,岩画上头戴王冠的太阳神,正倚靠山岩凝望太空。
  在众多的古籍记载中,神农称“炎帝”,称“烈山氏”,正是因为神农与“火”难分难解的关系,神农在“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的过程中,“以火德王”:“教民耕农”,烧山播种;“作釜甑,成火食之道”,“民方食谷”,让先民告别了“饮血茹毛”的原始生活。
  万物生长靠太阳,神农时代的先民,自然崇拜太阳神。同时,他们也崇拜带领自己从渔猎采集时代到农耕时代、到商品交换时代的炎帝神农。从某种意义上说,炎帝神农也是先民们的太阳神,中华民族的太阳神。
  太阳神殿前的圣火广场,已初具规模,将为人们缅怀炎帝神农的功德,传承其精神,营造浓厚的文化氛围。
  溪流旁开阔地上的岩画群,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利用,建起了月神祭祀广场。
  目前,神农部落景区的建设正稳步推进,已经完成投资1.2亿元,一座由原石垒成的门楼巍然耸立于山脚,8公里的仿古路面硬化,12公里的河道治理,25公里的古栈道修复,炎黄溪谷地质公园的修建,业已完成。核心景点太阳神祭祀广场、月神祭祀广场也即将完工。
  神农部落景区以神农文化为主线,以远古部落生活为展现方式,将还原远古时代“日中为市”“以物换物”的贸易场景,通过“结绳竞技”“织网捕鱼”等一系列体验活动,打造集生产式、生活式、体验式、文化性、休闲度假性和游览观光性为一体的综合型原始部落景区,最终形成农旅、文旅、康养结合的综合性景区。
  战国时期商鞅所作的《商君书》记载:“神农之世,男耕而食,妇织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身处“乱世”的商鞅,对神农时代的“治世”推崇备至,羡慕不已。而这神农时代农耕社会“男耕女织”的和谐场景,将在桐柏山麓的青山绿水间,渐渐展开。

致富,绿水青山的华丽嬗变
  神农部落景区位于随县淮河镇龙泉村。
  村民宋国朴怎么也没想到,以前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就变成了轰轰烈烈的风景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个残疾人能在家门口脱贫致富。
  宋国朴右手残疾,妻子患小儿麻痹症,家庭因病致贫,困难重重。2013年神农部落景区建设启动后,宋国朴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我对村里情况很熟悉,景区就安排我做管理工作,协调沟通村里相关事务。”宋国朴说,“现在一年的工资收入有三四万元。”
  像宋国朴一样在景区打工的贫困户还有不少。患病的刘飞,在景区看大门;父母均患重病的余海,在景区做木工……
  “景区聘请龙泉村60多名工人长期务工,最多时有100多人,其中包括17个贫困户,平均每人每年都有三四万元的收入。”景区项目负责人程峰说,“2018年,景区工人工资的支出达到350万元。”
  更为重要的是,龙泉村村民不仅是景区的打工者,也是景区的股东。
  “景区建设带动村民就业,不仅如此,村里每个村民都拥有神农部落景区的股份。我们以山场资源、劳力和资金入股景区,让村民变成股民。”龙泉村村支书吴超说。
  作为股东的龙泉村村民,因而对景区的建设格外关心,对建成后的营运项目,也是如数家珍:“景区要给游客表演神农爷那时的生活,那是我们的老本行呀,我们就是好演员!山上摘果,水里摸鱼,田里收粮,锅里有农家饭,游客要啥我们有啥!月月有工资,年年有分红,你说这日子该有多好!”
  文化传承,乡村旅游,带动了乡村振兴,带动了农民致富,绿水青山正经历着向金山银山的华丽嬗变。
  

更多>>  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走进“神农部落”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1 版:要闻】

随州日报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